136小说网>>武侠 > 北落师门全文阅读 > 第4章 上元(1)

配色:

字号:

第4章 上元(1)

  SHANG YUAN

  玉壶光转,凤箫声动

  然后到了第二年上元。

  上元日,依例先去向母后献贺,而后再去保安殿。

  自从那个老内侍死了之后,杨淑妃就上奏请求到别殿幽居。她十二岁就进宫,也是父皇心爱之人,而且又是养大我的人,我一直叫母后为大娘娘,叫她为小娘娘。父皇既留了遗诏封她为皇太后,母后就题了她的居处为“保安”,尊为保安皇太后。

  不过现在除了年节请安,她再不出现了。

  在长庆殿受了贺,我回到延庆殿,除去狐裘在炉上烤了下火,大雪就下起来了。

  我站在殿里看大团大团的雪花转眼把御苑铺得一片苍白。

  “天色已晚,万岁可上正阳楼,与民同乐。”伯方提醒我。

  正阳门居宫城南三门正中,上有正阳楼。

  其实那天我并不想去,可这是母后的吩咐,所以只好跟着伯方去了。

  我依然还记得半月前元日,在长庆殿接见了各国使节,说是贺岁使节,其实都是各怀心事,跪是跪了,神情却倨傲至极,辽人更是只半跪点肩而已。而我们也只能说狄戎无礼,轻轻就带过了。母后却特地在今天给他们看一场大排场,说是要显我国威。我不知道这会不会反倒是把珍宝给盗贼看?

  不是很愿意,但还是不得不去。

  正阳楼临御街,楼上四面垂了明黄薄帐,正中是御座。我上去坐下时,帘子还没有放下,在下面的人看见了,一时欢呼声雷动。

  虽然知道无论是谁坐在这个位子上,他们都会这样反应,但是我心里还是有点欢喜。

  转念一想,其实谁不知道所有的诏令都出自崇徽殿母后那里呢?

  我自嘲地笑笑。

  登门乐已经作毕,帘子放下。

  我向左边设彩棚的燕王点头,他是有名的八大王,受封过八种王位,赵元俨的名头连母后也忌惮,只是他现在与母后见解不一,退居家中。

  前面光芒刺眼,我抬头看去,原来开封府用黄罗设了彩棚,御龙直执黄盖掌扇,列于帘外。两楼悬挂灯球两枚,都是方圆丈许的大灯,内燃椽烛,照彻通明。楼旁边用辘轳绞水上灯山尖高处,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,在旁边扎成层山的灯火辉映下,流金溅玉。左右门上,又各以草把缚成戏龙,用青幕遮笼,草上密密插置灯烛数万盏,自灯山至正阳门楼横大街,大约有百余丈,蜿蜒如两条发光的长龙游走。御街上砖石甃砌的御沟水道边植的桃、李、梨、杏枝丫上挂满了各色花灯,有双鱼、宝塔、走马、宫式,它们高挑在夜空中,伴着纷飘的白雪,华灯宝炬,雪色花光,霏雾融融,一如白昼。

  “楼下设红纱贴金烛笼一百对,琉璃玉柱掌扇灯一百对,红纱珠络灯笼一百对,玉柱玉帘窗隔灯一百对,再有太后剪金箔小凤百对,俱以赐民。”伯方在我耳边说。

  我点头。

  轻飘的金凤在楼上被宫女撒下,下面的人争抢成一团。

  我坐在正阳楼上看下面数十万盏灯烛的光华,到处是妖冶的热闹,到处是灿烂的喧嚣,到处是欢笑的人群。万家竞陈灯烛,千灯光彩争华,遍地是影戏乐棚,满街是行歌满路,万户千门,笙簧作彻,大街小巷,宝马雕车。

  连雪也在离地三尺的地方就融化了。

  这样的繁华,真是旖旎如梦。

  可惜我始终与他们是不一样的,我也始终不能融入到他们里面去,我在这里做一个旁观者,幻想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,又有何用?

  我今日本来就心情不好,觉得不该有这样一场演给辽人看的盛事,等楼下的人安静下来,各自开始观看戏法杂耍之后,就只觉得意趣寥寥,对伯方说了句“回去”就站起来了。

  “皇上何不再看一会儿?还未到三鼓。”

  “不了,有些许头晕。大概是被风吹了。”

  伯方忙小心地问:“要传太医吗?”

  “不必,走吧。”

  伯方过去与掌灯使说了句,他马上用一个小红纱灯球缘索升到半空,楼下的人都知道车驾要回宫了,于是贵家车马悉数南去游相国寺,百姓则顺御廊而散。

  我站起来,听到楼外击鞭的声音,山楼上下,灯烛数十万盏,随着鞭声一时全灭。

  整个天地一下就暗淡了下来。

  所有的嬉闹都离我遥远极了,只就着暗暗的微光,看到那些雪花一朵一朵在空中缓慢地飘下来,速度慢得可疑,如同时间故意放慢了一样。

  冷风激过来,黄罗帐全都往横里飘飞。

  可这让我觉得舒服了不少,不用再压抑拼命大口呼吸的想法。

  从正阳门往内宫走,经过外宫城的司天监。

  雪终于下得稀疏了点。我从纱窗间看司天监里最高的步天台。

  天边被满城的灯火映得绯红,何况这样的雪,又没有星月,根本没有人会在上面才对。

  但是,我看见了一个长发未束、身材纤细的人,正坐在台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皇城。

  在这样的雪夜,像冰雪凝结的幻魅一般。

  我不由自主地想到去年的那掌心,那温度至今留存,清晰得让我毛骨悚然。

  车子一直在前进,马蹄声踏在我的耳中,碎冰声历历。

  宫里的笙管声传过来,咽咽隐隐。

  “伯方。”我不自觉地叫出来。

  伯方在前面掀起帘子,等我吩咐。

  我犹豫了半晌,说:“朕上步天台看看城里灯火的情形,你先让车驾回去。”

  伯方忙拿出伞要替我撑着。我接过说:“你不用在这里候着了,替我先去向母后禀告一声。”

  真的是她。

  穿着和上次一样的衣服,窄窄的袖子,窄窄的裤子,只是看起来要厚很多。

  她肩上头上都是一堆的雪,却径自坐在步天台边沿上,把脚垂到下面,抬头看着远处的灯火,那灯火映得天边赤红通明,直如燃烧。

  我觉得这样坐在这么高的台上很危险,但是我依然试探着在她旁边扫开一块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她此时才回头看见我,惊喜地质问我:“喂,小弟弟,你怎么这么晚?等你好久了!”

  没有任何交代,似乎她本就与我约好在此时此刻相见一样。

  我远远地看着城里璀璨的灯光,不想说话,也不把伞撑向她。反正她也满身都是雪了,不需要。

  讨厌她这样若无其事。

  细细的雪花无声地落在我们脚下,落到深深的下面,铺设得地面明晃晃地白。

  风却很小,卷起她的头发在空中蜿蜒。

  有一绺像丝线一样在我的耳边轻轻地触探着。

  我下意识地往旁边挪了点地方。

  但在这里让我安心。没有喧嚣,没有世事。那些乱七八糟、我烦心但其实无能为力的东西都可以抛开,我什么都可以不用去想。

  就像雪花一样,融在白茫茫的雪海中,再没有人看到我,再没有人来打搅我。

  她侧过脸看了我一眼,突然站起来,又拉我起来,伸手比比我们的高度,诧异地说:“小弟弟,你好像一夜之间长高了好多哦,昨天你还只到我耳朵这里的,现在和我一样高了!”

  她的手碰到了我的额头,冰凉透骨。

  我突然心里一动,想,不知道她在这里,在这样的雪里等了我多久?

  闻到那青涩的白兰花暗香,我心一软,低声说:“快一年了,我当然长高了。”

  “……啊?一年?”她倒吸了口冷气,问,“一年?”

  我不满地说:“你上次来是乾兴元年二月二十日,现在是天圣元年正月十五。”

  她大叫:“一年?我离开到现在已经一年了?真的?!”

  谁骗你啊!

  我横她一眼,她一把抓住我:“小弟弟,姐姐对不起你哦,上次等了我好久吗?”

  我下意识地就说:“……没有。我看看没人,就走了。”

  “幸好幸好,那你就不要生姐姐的气哦。况且这不是姐姐的错……我不知道我们的时间是不平行的,就是说……”她狡黠地转转眼睛,突然换了种哄小孩的语气,问,“你没听过天上一天,地上一年吗?”

  “难道你是天上的仙女?”我才不相信她。

  “呵呵,你要这么认为也可以啊。”她笑得阳光灿烂,“难道姐姐不漂亮吗?”

  好像……和一般的宫女差不多。

  不过我没说出来打击她。

  明知道她在骗我,也不知道她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,什么仙子,什么天上一天地上一年,恐怕都是假的。

  但是我隔着疏落的雪花仔细地看她的表情,想看看上面有没有什么不安与掩饰,却发现没有。

  她骗我骗得理直气壮。

  所以我也只好被骗得心甘情愿。

  “你不是天上来的仙子吗?干吗自己不出去,冒大雪坐在这里?”

  “嘿嘿,仙女也会有不行的时候嘛,我又不知道怎么选择降落地点,有什么办法?”她抱着我的胳膊哀求,“小弟弟,求你了,我要出去啊!”

  虽然并没有忘记去年的难过,但,这么冷的雪天,我又何必让去年惊蛰我经受的那些寒冷再在她身上重演?

  她若真的出不去,我就带她出去,然后我与她就没有瓜葛了。

  她也没有哪里对不起我,那只是随口说的一句话而已,是我自己当真了。

  “走吧。”

  我替她撑着伞。

  想想,又把披在自己外面的狐裘脱下来给她。

  “我不冷啦。”她摇头。

  手冷得像冰一样,还说自己不冷。

  我想,她一定很爱骗人。

  “你穿这么奇怪的衣服,我怎么带你出去?把自己包牢一点,别让人看见你奇怪的衣服。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  “是,是。谨遵小弟弟……哦不,皇上谕旨。”她笑着披上狐裘,一点也不庄重。

  按律本应呵斥她一句的,可是她笑嘻嘻的样子让我觉得轻松,我也就随便她了。

  我带着她,从最偏的小门出去,那里的皇城司都是地位卑微到连母后的脚都挨不到的,我出去之后,等他们层层禀告到母后那里,我早已经坐回到自己的宫里烤火了。

  而且,本朝皇宫狭窄,先皇每每想要扩建宫城时,都因近旁百姓不肯搬迁而无奈罢休,所以朝廷上朝时,偶尔还能隐隐听见外面的叫卖声。

  但即使如此,在出去的时候还是有人拦住了我们。虽然只是两个小小的内侍都知,但是我居然讷讷了半天,然后才鼓起勇气说:“朕要,要出去……与民同乐。”

  不过他们显然比我还紧张,倒头就拜,不敢放我出去,却也不敢拦我。

  她在旁边一皱眉,抓住我的手,拽着我就奔出去,慌乱间我踩了一脚左边那个都知的手。

  他甩着手,跪在地上转身看着跑出去的我们。

  “不许起来!”我指着他们大叫。

  我们奔跑着汇入前面上元御街的人流中。她大笑,声音在夜空中清脆如响铃:“放心啦,他们就算起来,也找不到我们了……”

  的确,恐怕要把整个汴梁都翻过来才找得到我们。

  “如果我不叫他们跪在那里不许动,日后追究起来,他们就惨了。”我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衣服,幸好是里面的衣服,虽然是明黄色,但是没有团龙。

  “你心地很好哦,小弟弟。”她笑着挽住我的手,“不要看衣服啦,这么多人谁会认出你啊?我们和普通姐弟一模一样嘛。”

  “才没有姐弟这样呢!只有……”我甩着她的手,脱口说了一半,然后觉得难为情,脸热热地烧了起来。

  她看看周围,放开我的手,说:“好啦,我们去逛大宋的街吧。”

  我本想回去,但是心里却隐隐有违逆母后的快意。我第一次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就逃出来了,这让我觉得开心。我现在不是那个待在她左边等待她点头或摇头的小孩子了。

  我们一起沿着御街往南去。

  “这条街好开阔啊,有多宽?”她问。

  “二百余步吧,中心是御道,各路人马不得行往,两边是御市,商贾可以在里面买卖。”

  我们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看花灯,看路边的百戏,上竿、跳索、相扑、鼓板、小唱、合笙、乔筋骨、叫果子之类,她看见每一种都兴致勃勃,好像从来没见过。

  我们随着人群走过景灵宫、大晟府、太常寺,往州桥曲转。

  前面有大堆聚在那里猜谜的人群,她忙拉了我凑上去看。

  那花灯上写着的谜语是——

  卓文君夜奔相如。

  打诗经一句。离合格。

  “夜奔,我们倒真的是夜奔。”她笑道,“雪夜狂奔。”

  猜的人不少,但是没有人猜对,有人居然猜是“有狐”,我暗笑,但看一眼她又觉得她像狐狸一样狡黠,暗夜拉我出奔宫城。

  彩物是玉梅、夜蛾、蜂儿、雪柳任选。她似乎喜欢,看了又看,然后说:“蛾儿雪柳黄金缕,元宵要戴的就是这些啊……”

  又看了谜语良久,她摇头说:“不懂,我们走人吧。”

  我低声说: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”

  “你看到美女了?”她问。

  “……谜底是好逑。”我说。

  她最后拣了一枝捻金雪柳,让我帮她插上。可是她头上连发髻也没有,我握着她的头发良久,也不知道从何下手。

  她站在花灯前看我。灯离她太近,火光把她的脸映得通红,似乎表面的肌肤都已经被融化,只有琥珀般透明的嫣红色血液雕琢成她的脸颊。她的耳朵薄薄的,在火的近旁如红玛瑙一般,看得见底下血脉的流动。

  我的指尖触着她纤细的发丝半天,最后把雪柳插在了她的耳畔。

  前面有人爬在树上忙碌。

  “他们要干什么啊?”她问我。

  “似乎是要放烟火。”

  “放烟火去爬树干什么?”她问。

  “这样焰火才能喷得高,你不知道吗?”

  “原来你们是这样放烟火的啊?”她兴奋地问,“那一定很漂亮!”

  我们站在御沟边看那些人把烟火绑在高树上,然后点燃引线。整棵树的所有枝丫在焰火喷出来的光华映照下细若发丝,像春天刹那到来,我们眼看着满树花朵绽放开所有花瓣,舒展万千芯蕊,那银色金色紫色的火花散乱地交织在空中,珠光碎玉漫天。

  “哇,虽然你们的烟火不能放到天空上,但是好漂亮啊!”她在旁边惊叹。

  我转头看她,她的脸在光芒的映照下,时而蒙上淡淡的红色,时而是浅浅的绿色,时而是薄薄的黄色,时而又是滟滟的紫色,像正在变幻的霞光般澄澈。

  只因那一眼,我的心尖猛地收缩,有些温热的血液从胸口抽搐一样地波动到全身,血管突如其来地层层扩张开,直到指尖都生痛。

  我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,她芳龄多少,她的家乡在哪儿。

  但是我什么都不知道,就好像看着天上的星宿变幻,我在远远的底下,没有任何办法伸出手去。






Copyright © 2012 136小说网
第4章 上元(1)是最新章节,小说《北落师门》版权为原作者侧侧轻寒所有,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北落师门,支持正版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