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小说网>>武侠 > 北落师门全文阅读 > 第31章 雨水(1)

配色:

字号:

第31章 雨水(1)

  YU SHUI

  纵使相逢应不识

  也不知在步天台上坐了多久,朦胧间听到了脚步声响,我回头看去。

  是张清远。

  她向我施了一礼,低声问:“艾姑娘走了吗?”

  我想起那一夜她和我说的话,想起她说的,当时还有机会重新开始。

  我本想问问她是否知道那黑色的薄片上写了什么字,她是故意的,还是不是故意的。

  但,也就这样算了。我太累了,也无所谓了。

  反正,她已经永远离开我。

  与张清远一起在步天台上坐了一会儿,她的身体也未尝不是温热的。

  她轻声对我说:“夜深了,回去吧。”

  声音温柔,在我耳边轻轻软软。

  心脉里像被钢针猛然一刺,并非剧痛,却正中要害。喉口抽紧,什么也说不出来。

  点头,便握住了她的手。

  我想我终于,还是能找到人喜欢的。我最不缺少的,就是喜欢我的人。

  夏四月壬寅,追尊宸妃李氏为皇太后,谥庄懿,改葬永定陵。易李宸妃梓宫时,我自然是不能去看的,便让李用和,李宸妃的弟弟去看。

  他回来启奏说,用水银养着,容貌如生,服饰严具,用一品礼,冠服如皇太后。

  母后说得对,她对我母亲也算不错。

  她所做的一切,让我找不到任何借口来发挥。既然没有办法拔除,我只能选择善待太后一脉。

  我去奉慈殿给母后上了炷香,坐在旁边,想想我幼年时她轻柔的言语,心里不知如何,难以想象自己对母后该怎么去怀念。

  不知道将来真正想着我的,到底会是谁?

  原本吩咐了伯方,没什么大事也不要打搅我,他却还是来了。

  我问他有什么大事,他禀报说:“皇后娘娘请皇上去玉宸殿。”

  原来皇后在张清远那里找到了刺绣九凤九翟的衣裙,正让她跪在地上自己用剪刀铰碎。

  我站在殿外往里面瞥了一眼,张清远正跪在地上剪裙子,头埋得很低,我也不知道她神情如何,只看到她额头瘀痕一片,夹杂灰土。她头发凌乱,大概是被人抓着头发在地上磕头弄得这般狼狈。

  她低头抓着那剪刀,因为握得太紧,手指骨节突出,像痉挛一样。

  我忙进内去,皇后站起见过我,然后问:“皇上觉得,美人私制后服应怎么处置好?”

  “后宫的事,自然是随便皇后做主。”我漫不经心地说。

  皇后低头向我行了一礼。

  “不过是不是该去内宫查看下,到底是谁帮她制的衣服,到时再一并惩处吧?”我问,皇后也不再逼近,点头说:“皇上说得是。”

  我回头叫旁边的宫女把她拉起,拿下剪刀。

  “现在先不要急,等事情清楚了再说吧。”

  张清远双唇颤抖,看了我良久,一口气上不来,突然就晕倒在地上。

  她身体自此眼看着就坏下去了。每次吃下什么东西就剧烈咳嗽,直咳到食物和着血出来,她才能缓过气来,抬头却对我笑道:“好了,我也就这么罢了。”

  我一直不知道她性情是这样的,惊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九月,母后灵驾发引,我亲自引绋,送她到父皇身边。又到洪福院,服素纱幞头淡黄衫,引我母亲的梓宫出去。

  出皇仪殿门时,我泪流满面,不知道为哪位母亲。

  想来我身边的女子也都是这样结束了。艾悯离开我,也未必不好。

  十一月,张清远去世,红葶也死了。

  她身边的宫人说,她一直不肯喝药,把那些滚烫的药汁全都倒在红葶盆里。

  她不把红葶留下来,或许是觉得这样于我比较好?

  我追册她为皇后,郭青宜在她的灵堂内与我大吵了一架。尚美人出来指责,语言逾分,皇后怒极,挥手去打她,打在我的颈上。

  我让阎文应诏吕夷简等过来,他还记得与皇后的恩怨,以汉光武事说:“古已有之。”

  范讽也说:“后立九年无子。当废。”

  十二月,废皇后郭氏为净妃、玉京冲妙仙师,居长宁宫。

  景祐元年八月星变,大赦天下,避正殿,居冲和殿。

  当时我身体很差,吃不下什么饭,人也很快瘦了下去。直到九月丁酉,身体才渐渐康复。

  从冲和殿出来的那一天,秋日的阳光灿烂得让人眩晕。

  那天我第一次见到曹彬的孙女。曹彬是开国第一名将,他孙女在郭青宜被废后诏聘入宫。

  那女子的面容在阳光下明亮得让我几乎睁不开眼。

  觉得她很像一个人,但是我当时一时想不起来是谁。

  她擅飞白体,写得与我居然有点像。成为我的皇后之后,我第一次让她帮我写草诏时,发现她盯着诏书,双眉微微蹙了一下,眼里蒙上我熟悉的微冷意味。

  我终于知道她像谁了。

  她与母后一样,都是适合掌握权政的女子。

  我从此对她怀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畏惧与敬爱。

  庆历五年元月,雨水。

 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。

  自从明道元年赵元昊自立为王以后,几乎年年大举进犯,在我一朝,眼看国土流失。

  朝廷养兵一百多万,却每次都大败。大宋有大片疆土、大量人民、大批财富要守,而叛军没有什么负担,想打哪里就去哪里,攻下了就有大批财富、美女。我们没有足够强健的战马,以步兵为主的部队在平原上仰攻占有地利的骑兵部队,失败也是可以预见的。

  朝廷里于是越来越多地讲到议和。

  我委实犹豫了好久,那段时间常常夙夜不寐。

  十四岁的时候,我就开始恨我朝的软弱,中原地方从未如此狭小过,连燕云十六州都落在辽人手中,以至大宋连快马都养不出。

  小的时候,曾经迫切想过自己将来的作为,以为只要有心志,我是皇帝,自然能将整个乾坤扭转。

  现在才知道,想象与现实是不一样的。

  君王的功业,要建立在百姓的血肉之上。仅在陕西一地,和时每年军费二千万贯,战时三千三百万贯。高出一千三百万贯。而假若与西夏辽国和议,朝廷每年付出的仅仅是三十万贯。大宋每年赋税收入在一万万贯以上,三十万,微不足道。

  可一国的尊严与百姓的安定要怎么比较?

  到后来我自己也心虚了,某一夜出宫去,在樊楼前的那个棚中吃了一碗圆子。

  圆子已经涨到五文,吃的人只有我一个。老板已经变成了伛偻老人,谈到米价由原本的八百文一石暴涨到两千九百文,他的圆子连本都收不回了。

  “怎么活下去啊。”他摇头说,“只好早日收拾了这摊子回去了。”

  旁边摊子的人问:“回去干什么?种田?今年又要加赋,你看这仗再打下去,明年还要加。外面到处灾荒,在京城能待着就是造化了。”

  我回去时,把那些劝和的奏章翻出来看了良久。

  各地叛乱、兵变,一年多于一年。这样没有胜算的仗再打下去,是在逼百姓入水火。

  孟子说:“民为贵,社稷次之,君为轻。”

  替自己找了很好的理由。于是与西夏订立了和议,每年给大量银、绢、茶。对辽也是增纳岁币议和。

  内心,毕竟是不服的。

  只是开始明白了,要与外敌相争,应该从内里开始着手才好。

  庆历三年,我任用范仲淹、韩琦、富弼等人执政,希望对吏治做一些整顿。我想整个大局发展安定了,对外厚积薄发总是好的。

  的确是有作用的,但是无法避免触及一些元老重臣的利益。

  扣给范仲淹的罪名,我自然不会相信。但是,当整个朝廷都开始附和,那就不在于他做了什么事,而是朝臣希望我做什么事。

  而我偏就生了软弱的性子,没有办法指所有人悖逆。

  庆历五年元月,雨水那天下午,宣布废弃庆历新政的诏书由天章阁拟好,呈在我的面前。

  我盯着那诏书,听外面的雨,下得寒意潺潺。

  终于还是闭了眼,把玉玺往上面印了下去。

  阎文应捧了诏书出去,等候在外面的众臣跪伏下听阎文应宣读完,齐声说:“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  我的人生,大约终于还是失败的。

  回宫后听说伯方在母后山陵代我守了那么久,现在郁郁成疾,已经去世。

  我接到他的死讯,居然心里一恸。

  我虽恨他把艾悯和我的事情泄露给母后,使得我们分离五年,但我不能不想到他是一直陪我长大的人。我十三岁那年,在寒夜里等艾悯到几乎僵死,要不是他把我抱回去,我不知道会怎么样。

  “他临终时,请我们代为向皇上呈上这个。”报信的人把东西递上,阎文应接过,转呈给我。

  细密缝死的锦囊,被拆开后,只有一颗珠子。






Copyright © 2012 136小说网
第31章 雨水(1)是最新章节,小说《北落师门》版权为原作者侧侧轻寒所有,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北落师门,支持正版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