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小说网>>武侠 > 北落师门全文阅读 > 第24章 白露(6)

配色:

字号:

第24章 白露(6)

  皇后对她没了兴趣,马上就起身要离开,回身又对我说道:“皇上不要拂了太后好意,有空多陪陪她吧。”

  我点头,示意她离开。

  艾悯送她出去,回来在我的身边坐下,问:“你的皇后?”

  我抬头看她,她脸上表情淡漠,说:“我本以为是聪慧的大家闺秀。”

  “她家的品级虽不高,但在朝中藤蔓复杂。母后选择她是有考虑的。”我回答说,“为抑制外戚,不大会考虑高阶家世。”

  她也没再评论皇后什么,把桌上的九子连锁拿起来,低头用心玩着,竟然再不看我。

  我看她的手指上下翻飞,蜻蜓翅翼一样,不由得出神看了好久。

  “不是帮你挑了衣饰让伯方送来了吗?为什么不用?”

  她抬头看我,说:“我没有打扮好自己,坐等别人回来的习惯。”

  我微微怔愣,然后说:“那是要给其他人看的,不然,她们会在背后说你。”

  她再不说话,似乎和我在一起,她连说话都疲倦。

  但我想她一定很寂寞,每天都只有我来和她说说话。所以她脾气无论变成怎么样,我都应该原谅她。

  自那日起,好像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,又好像没有。

  我也不知道自己与她的关系有没有改善,她依然淡淡的,一副没我最好,有我也无妨的样子。

  我却有了心魔,只要与她在一起,每夜都会惊醒来,第一个反应就是寻找她。

  只有看到她还在自己身边,还在安睡,知道她已经无法回去了,放了心,才又有了倦意,重新睡下。

  有时候,也常常发狠起来,真恨不得自己成了她活下去必需的东西。

  就像她不喝水会死,不呼吸会窒息一样,我想要变成那样的东西。我不想要自己予她的意义,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,向她乞怜的人。

  可是我无法成为那样的东西。

  我现在只能想要个孩子,只要有了孩子,我们之间就有了血肉的牵绊,她或许就不会离开我了。

  我没有办法对付她,我只有求其他办法来留住她。

  十一月,工部来奏,近日修内将要结束,恭请我更赐殿名。

  把崇德殿改为紫宸殿,作视朝前殿。长春殿更为垂拱殿,作常日视朝所在。滋福殿也正式改名为皇仪殿,诸如此类,几乎所有的宫殿都要改名。

  我实在不耐烦,交到翰林手中,命令他们拟制。

  甲戌,恭谢天地于天安殿,与母后朝臣拜谒太庙,大赦天下。

  宣告改元为明道。

  御仗回宫时,皇后率了众妃嫔宫人在崇圣殿迎接。

  而她,虽没有正式名分,但因为我与母后的看重,所以也列在最后。

  草草见过了皇后妃嫔,也不敢对她多看,怕别人猜疑嫉妒她,就携众人一起去看了各殿的新名。

  西凉,清心,流杯,转到锦夔殿时,发现这里最得我心。新近整修后,植了大片海棠玉兰,春天的时候想必是很好的。旁边有小圃,兰蕙几畦,合抱的梧桐树。金水河引到殿后,菖蒲历历。

  我转头看了后面跟着的宫人一眼,特意在后面人群中找她。

  她大概是累了,脸色发白,气息也不均匀,嘴唇褪得淡红。

  我忙说:“不如这里就赐了她居住吧。”在人群中指了一指她,然后说,“不必再跟着来了,就在这里歇息好了。”

  锦夔殿离我住的长宁宫很远,所以即使她没有封号,大家对此也都没有异议。

  她听我允许歇息,马上就在廊下坐下了。

  已经是冬天,阳光不足,我看她苍白的单薄样子,非常担心,让太医留下给她把把脉,自己与其他人离开。

  才走了几步,太医从后面追上来,我停下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,心里一慌,忙问:“她身体怎么了?”

  “皇上大喜。”他伏在地上,口不成言。

  我怔了一下,然后从步辇上一跃而下,在周围错愕的惊呼声中,向她的方向急奔过去。

  我们生个孩子吧。

  现在,她真的会为我生下我的第一个孩子。

  上天一定是听到了我的企求,如此遂我心意。

  我会留住她,我会和她在一起,我们会有一辈子的光阴。

  我现在再不用怕无能为力的患得患失,我再不用怕一觉醒来她已经消失,我什么都不用怕了。

  我再不用害怕她离开我。

  她在锦夔殿里听到我的呼喊,转身来看我,在冬日的可爱阳光下,脸上居然有了薄薄一层红晕。

  那种美丽姿态直撞入我心里,这突如其来的幸福,我不知道怎么去承受。

  只能拥她入怀,欢喜得眼泪几乎都要涌出来。

  她也安静地在我怀里,任由我狠狠地拥抱。我想看看她的表情,但是她低垂着脸,看不到。

  但我想,她也一定非常喜悦。

  整个宫里都沸腾了,因为我有了第一个孩子。

  母后甚至比我更期待孩子的出世。有了孙儿,母后似乎已经把她们以前的龃龉抛在了脑后。

  “等孩子出世后,就可以加封她了。皇上觉得什么名号合适点?”她当着皇后的面笑问我。

  “不如不要等孩子出生,先加封为妃吧。”我说。

  “皇上何必这样急躁?”母后笑道,“加封仪式烦琐,听说她身体又不大好,折腾来折腾去可不大好。”

  我低头微笑。

  我自然知道仪式烦琐,可是,假如她生下的是个女儿,那么按例她就只能是昭容、修仪、顺容、贵仪等众名号,而我如果及早在不知道孩子性别的时候加封她,因为可能是长子,那就没人会反对我给她妃一级的身份了。

  母后当然也知道我在想什么,顺了我心意说:“就依皇上的意思,马上让后局的人去准备吧。”

  皇后在旁边问:“那么要晋什么名号才好?”

  母后问:“贵妃如何?”

  皇后还在犹豫,我就先说:“贵妃很好。”

  她于是也不能再说什么,点头答应了。

  母后深有意味地说:“她刚刚怀上孩子,要静养才好,皇上不如让人仔细点,不要让别人打扰到了。”

  离了宝慈殿,我马上就吩咐入内都知阎文应去殿前御侍增侍卫来。

  “好好照看锦夔殿,不可以让任何人打扰到那里的清净……没有我的手谕,任何人都不能进去。”

  他应了,回身要去召人,我又叫住了他,斟酌良久,说:“皇后若来了,也要请她回去。”

  锦夔殿内没有她的人影,宫人说在殿后。

  我从曲廊穿过边殿,这才看见她蹲在菖蒲边上,手里握着一把剪刀在剪那些菖蒲冬天死去的叶片。

  我慌忙上前去拉她,说:“这些事情让宫女来就好了,小心自己身子。”

  “她们不懂剪多少,万一伤了根怎么办?”她轻描淡写地说,“况且,这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太医让你不要蹲下去,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和孩子。”我皱眉,夺过她的剪刀,丢给宫女,然后拉她回来,说,“你现在刚刚怀上孩子,最好每天躺在床上,除了吃饭就是睡觉。”

  “养猪啊?”她轻声嘟囔。

  我被她的口气逗笑,挽着她的手回来,说:“先养好精神,下个月加封你为妃。”

  她漫不经心地点下头,却还是不习惯我牵她的手,想要缩回去。我却将她握得更紧,不让她逃离。

  “知道自己会是什么名号吗?”我问。

  她在我旁边,却转头看花窗外面的疏朗树木,说:“贵妃吧。”

  我诧异,问:“原来你知道了?”

  她冷笑了下,说:“贵德贤淑四个名号,我贤良淑德可是一点也没有,只有母凭子贵了。”

  没料到她会这样说自己,我不管她冷淡的面容就笑出来,自她身后紧抱住她,低头轻声在她耳边说:“可你这个不贤良不淑德的人,偏偏我就迷恋了你。”

  她明明听见了,却不加以理会。我顿了好久,说:“以后,你可要做我的妻子了。”

  “行了吧。”她却突然狠狠反问,“即使做了皇后又怎么样?你还不是要很多妃子。身份再高,又能真与你相对相守一世吗?不过按规定陪你多过几夜而已。”

  没想到她说这样的话,我一时愣住,心如刀绞。

  事到如今,她想要的,还是赵从湛那里的唯一。

  可是我没有办法,我能给她的就是这样了。这是我无力的事情。

  我想我只能随便她,以后她就会忘记了。

  她见我不说话,拂去身边石栏上的叶子,要坐下来。

  我把她拦住,说:“不能坐这样冰凉的地方。”一边转身叫宫女拿垫褥来。

  我自己也没想到,居然变得这样婆婆妈妈。

  在这样的冬天里,我碰了钉子,不敢再和她说话,只能坐在暖阳中看着庭中稀疏的树枝,偷偷地去搂她的腰肢。

  她大概也觉得刚才的话不应该讲,居然没有避开。

  周围一片安静。

  庭中现在还是一些光秃秃的灰黑枝头,明年春天,就能开出娇艳的花朵了。

  到时整个锦夔殿都是繁华无尽。






Copyright © 2012 136小说网
第24章 白露(6)是最新章节,小说《北落师门》版权为原作者侧侧轻寒所有,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北落师门,支持正版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