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小说网>>武侠 > 北落师门全文阅读 > 第25章 大寒(1)

配色:

字号:

第25章 大寒(1)

  DA HAN

  香消翠减,雨昏烟暗

  天气渐渐转为严寒。

  母后劝我不要再这样长久待在锦夔殿,我只是一笑置之。

  她现在不可以孤单。

  况且我们的未来就要看现在了。能不能挽回,我心里忐忑。任何什么变故,我无论如何也经不起了。

  我现在有借口,就一定要拼命留在她身旁。

  怕她受冷受热,她又不肯让人在床边伺候,只好我亲自来。每个夜里都逼迫自己醒转几次,伸手去摸摸她的被子有没有盖严,怕有一丝冷气进去伤了她。

  有时她微微一动,似乎要惊醒了她,我就只好僵在空中很久,等她睡安稳了,再轻手轻脚缩回。

  到后来居然成为习惯。

  我不是皇帝,我是个最普通的爱妻子的人,满心欢喜,等待我们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上。

  有一次我刚摸完她的被子,便听到她幽幽地叹了口气。我心里一惊,以为吵醒了她,她却再没有动静。

  我想她是在睡梦里遇见了什么伤心事吧。

  一开始我会偶尔趴在她的小腹上隔着被子听听动静,后来几乎上瘾。她就会推开我的头,皱眉说:“不到三个月,哪里听得到什么啊?”

  其实我不是想听孩子,我是想要找个借口名正言顺地在她的身边依偎一会儿。可这么羞耻的话,我又不能说出口,只好坐到她身边,问她:“你觉得我们的孩子会是皇子,还是公主?”

  她却不喜欢猜测: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  “猜一下嘛,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吧?”我像个小孩子一样兴致勃勃地抱着她的肩问。

  她想了很久,说:“儿子大约不可能……”

  她脸上表情奇怪,我问:“怎么不可能了?”

  她又不回答,反问我:“你呢?你喜欢儿子吧?”

  “儿子当然好了,可是十二岁起就要到东宫去了,你一个人在这里多寂寞。”况且我肯定抢不过他,那就是另一个男人天天占了你的怀抱,我要怎么办?我想到这里,为自己的胡思乱想笑了出来,“可是如果你没有儿子,又不像其他人一样有家族的势力,以后在宫里也许会被人欺负。如果生了长子,我就可以立他为太子,以后就算没有了我,你也是皇太后,人生就不一样了。”

 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,然后不再说话。

  “生一对龙凤双胞胎好不好?”我在她耳边轻声问。

  “这我没办法的。”她闭上眼说。

  我把她的头埋在自己胸口,用力抱着,说:“没关系,以后我们有几十年的时间慢慢来。”

  说完,自己先笑了。

  她在我的肩头上靠了一会儿,然后说:“我晚上睡觉不会有什么厉害的动作,被子又这么大,你以后不要再半夜醒来看了,像个小孩子一样。”

  我不知道她已经觉察,觉得有点羞愧,良久才说:“太医说你现在禁不得寒,偏偏天气又这么冷,我怕我们的孩子……有个什么闪失。”

  她默默将手放在自己的小腹上,闭上眼。

  我在她耳边轻声说:“艾悯,过往都是我对不住你,从湛刚刚去世,我却对你做了那般错事,都是我的不是。”

  她的身体在我怀里微微一僵,却没有说什么。

  “你大约不知道,在我十三岁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,我就已经喜欢上你,到现在,一直都是。我害怕你回家,怕你离开了这个人间,我只能待在步天台上等待你,却永远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来……我怕我等了一辈子,你却再不出现。我只想要你留在我身边……”

  说到后来,声音渐渐模糊,自己也听不出自己在说什么,只好用力抱紧她,把自己的脸深深埋在她的头发中。

  “我不敢求你原谅我,我只求你留下来,即使,是留在我身边恨我也好……”

  似乎过了很久,我才听到她轻轻一声叹息。

  白兰花的香气,氤氲地淹没了我所有的神志。

  在这一片失神茫然中,我模糊听到她用了极低极低的声音缓缓地对我说:“我现在……其实也……”

  此时外面突然有折枝的声音,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惊,脸色煞白,话说到一半,硬生生就断了。

  自从她出逃回来,似乎就落下了这样的习惯。

  我连忙站起来走到窗边,往外面看了一下,说:“没事,有只鸟在枯枝上跳呢。”

  她这才安下心来,出了一口气,问:“是什么鸟?”

  我不认识,看了下说:“是喜鹊吧。”

  她点头,闭了眼。

  我抬手把鸟赶走,看看外面。锦夔殿只适合春天居住,现在是冬天,一点花草也没有,萧瑟无比。

  再回头看她,想等着她继续说完那句话。

  可她却终于再没说什么,仿佛刚才根本没有想要对我说话。

  母后在大寒前一天,命人送了几枝早梅来。

  她很喜欢,接过抱在怀里看了很久,那些纯白的灿烂花朵映衬着她的脸色,那苍白肤色居然也显出了些嫣润色泽。

  我从紫宸殿回来时,她正在修剪花枝。我坐在旁边看了半晌,看她睫毛微颤,如蝴蝶的翅尖一般,遮着烟水迷蒙的一泓眼波,在她手里的花朵都仿佛在她的注目下熠熠生辉。

  看得入了神。

  她抬手要把最好的那几朵剪下,我觉得那花朵和着她的眸光,极其漂亮,心里有点惋惜,便说:“这两朵开得最好,就留着吧。”

  她抬眼看我,轻声说:“可是留着就坏了整个调子了,看上去繁乱。”接着马上就将它削掉。

  宫女端了药上来,她放下花,接过药去皱着眉慢慢喝下。

  她一开始不愿意喝这样难喝的药,但是因为宫人的苦苦请求,她现在也都喝了。只是身体依然没有什么好转。

  想到父皇的六个孩子,只剩了我一个,心里不觉有点惴惴不安。

  但愿上天要保佑我们的孩子才好。

  这个突如其来的念头使我感觉未来茫然,可也不知道如何对她说,只好捡起桌上被剪下的梅花翻来覆去地看。

  她喝完了药,拿茶饮过来,看我一直拿着那梅花看,便说:“两朵花而已,你怎么这样怜惜。”

  她说着,随手从我手中取过花去,插在自己发际。

  再低头时,那枝花就在她的发上轻颤。

  我盯着那朵花良久,才后悔起来,我刚才为什么不敢给她戴上去?

  我与她,现在应该算是什么关系,我没有勇气对她做亲密的举动,她也不愿意对我显示喜欢上时应有的言行。

  喜欢,她喜欢我,是我的奢望吧。

  她把梅花供在桌上,窗边就养着那盆红葶。她伸手抚摩那兰花的叶片。

  那是赵从湛最喜欢的兰花。

  我也没有什么能说的,把头转向殿外去了。

  她却问我:“觉不觉得天气冷了?”声音恬静。

  我回头看她。

  她站在透镂九花沉香窗前静静地盯着我,身后的薄薄阳光从窗间熹微投进,光晕朦胧。

  我不知道自己眼前是真是幻,她全身颜色幽微暗淡,可那眼睛,深深让我沉浸了进去。

  紧张得居然无法开口。

  她看我这样,慢慢咬住唇,良久,却向我微微勾起唇角。

  她在向我微笑。

  她的眼睛里水波不兴,可是她真的是在对我微笑。

  我听到她轻声说:“我听说宫中也是有养花匠人的,不如把这兰花移到那边温室里去,陪在我身边也不是过冬的方法。”

  原来她要把兰花送到更好的地方去。

  把这无论如何也不愿抛弃的兰花,送离自己的身边。

  我此时不敢再看她,把头低下去,看着地面。

  眼睛一片湿热,微微灼痛。

  除此,我能如何欢喜。

  明天大寒,就是我册立她为贵妃的日子。

  也许她并没有接受我,她只是接受了现实。可这也已是我的幸事。

  无论什么原因,只要她在我身边,安心停留,一切就都好了。

  既然已经如此,我劝她在册妃之前,与母后见个面。

  她迟疑了下,点头答应了。毕竟她也知道,在这个宫中,她们迟早是要见面的。

  到宝慈殿,内侍传了进去,我特意携着她的手进去。她也没有再从我的手中离开。

  即使我不知道她喜不喜欢,但是,我想现在她已经承认命运了。她承认此生要在我的身边,必须要把赵从湛清出自己的生命。

  以后,她的生命里应该只有我了。

  母后在内殿微站起身子要来迎接我,我忙放开她的手,上前去把母后轻轻按在榻上,说:“母后坐着就好。朕带她来先见过母后。”

  已经派了伯方禀告,母后也已经允许的,自然是早已经知道。她仔细打量着艾悯的身段,笑道:“身体可要养好些,以后这孩子不知道有多大作为呢。”

  她是在暗示艾悯了。

  艾悯也知道,站在那里给她行了个礼。母后连忙叫人扶住,说:“身体不便,就不用拘礼了。”

  母后身后的帘子,轻微地动了一下。我抬眼看去,似乎见帘子后有人站着,便问:“原来母后这里已经有了客人了吗?”

  “是我侄女,今日来与我叙话,说她已经另择了好人家,不日要出嫁了。因听说皇上要来,回避在里面。”

  母后的侄女,赵从湛的……那个妻子。

  我假装不以为意,想用眼角偷瞄下她,可她依礼坐在我身后三尺外,我根本看不见她。

  母后笑道:“说起来,她以前的婚事,还是靠皇上指定的,不然我也真是想不到从湛。”

  我没料到母后提起这事,心中大骇,怎么在我们就要尘埃落定的时候,又平白提起这样的事情来?

  母后她是不知道赵从湛与她之间的事情,还是有所耳闻?她何必在今日说这样的话?

  “只是从湛可惜了,年纪轻轻就寻了短见……”

  我脱口叫出来:“母后!”

  母后的话被我打断,诧异地看了我一眼,我此时全然忘却了礼仪,猛地回头看她。

  她坐在我的后面,用冷淡的神情看我,似乎刚才的话她全没听见。

  一言不发。

  我心里那些冰凉的雾气,在她安静的神情中,丝丝缕缕又翻涌上来。

  她却把头转向外面,低声说:“似乎要下雪呢,我们早点回去可好?”

  母后含笑看着我们,在我和她出去的时候,低声对我说:“叫个老成点的内侍教着点她吧。”

  “现在是阎文应在她身边。”我应道。

  母后点头,说:“阎文应不错。这姑娘这样在宫里可不行,要早点识了礼仪才好。”

  我低头应了,她在墙角已经站了许久,现在看我要走,于是也跟上来。

  她在我身后什么声息也没有地走着,恍惚间我觉得身后跟的不是她,而是一片轻若无物的尘埃,一些没有触感的烟雾,一个没有呼吸的幽灵。

  我只听到宫人与内侍的脚步,没有她的。

  额头冰凉,那冰凉偏又从头顶开始贯下,直到脚趾。全身寒遍。

  终于还是忍不住恐惧,回头,寻找她。

  她就在我的身后,神情冷淡。

  我本想张口和她说句话,可是怔愣间,声音消失在空气里。

  我们两个人站在回廊间,相对无言。

  四周的竹影风动,只听到凄冷的声响,凝聚堆积。

  最后是她开口问:“原来从湛的婚事,是你指定的?”

  我犹豫良久,既然无法隐瞒,只好点了下头。

  她轻声问:“不是告诉了你,我们要成亲吗?”

  “可是我喜欢你。”

  我做所有事,唯一可以依仗的,只有这个借口。

  她沉默半天,最后却没有任何激动,低声又问:“那么……那天在樊楼,你叫我不用进去找从湛了,是什么意思?”

  我让她不用进去找赵从湛,是什么意思?

  难道我当时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吗?我几乎不记得自己那天说过什么了,我只记得赵从湛对我说的话——

  恐怕未必一切尽如你意。

  那些艳丽的鲜红,向我们缓缓爬过来,赵从湛躺在离我们三尺之远的地方,平静一如睡在春日花丛中。

  她见我不说话,居然微微冷笑了出来,低声说:“算了,反正你喜欢我,你又刚好是皇帝,还有什么不能做的。”

  她轻轻越过我,走到前面去了。

  我被她的话掐住喉口,站在那里几乎僵硬。

  一切都是这样了。

  明日大寒,是我立她为妃的日子。

  我们回去时,锦夔殿里的所有人都在张结花彩,向她道喜。她依宫里的习例赐了每人金花与银莲子。

  所有一切都平静如无波。

  我让人将红葶搬去温室,她也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只是看到桌子上刚刚修花枝的剪刀,我觉得心里不安定,和她坐在旁边时总要偷眼往那里看。犹豫了良久,悄悄叫人来把剪刀拿走藏好。

  又想了想,还是私下吩咐阎文应,所有人都要小心。

  幸好,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。

  我时刻跟在她的身边,处处小心,也不过就一夜的时间了。

  明天就是册立她的日子。

  当晚留宿锦夔殿。

  半夜里突然发现自己站在那个悬崖边上,犹豫迟疑,看下面云雾都是灰黑。

  我看着暗蒙的虚空心生寒意,转身奔离,却原来身后也是悬崖,来不及住脚,就这样在高处坠落。

  身体失了重量,令人恐惧地迅速下坠,而下面却似没有尽头。

  我大骇,惊得一下坐起来。

  自今年中秋以来,我已经很久没有梦魇了,却没想到今天又这样。

  伸手去摸旁边,没有人。

  我忙转头看向殿内,发现她站在窗边,看着外面的寒夜。

  暗夜的幽光把她的脸映衬得灰白,仿佛没有温度,没有人气。

  我小心翼翼地爬起来,到她身后环抱住她的双肩,低声问她:“怎么了?睡不着吗?”

  她回头看看我,然后一言不发,回到床上,背对着我躺下。

  我看着她的后背心里发毛。

  明日就是立妃的日子,可是她这个样子,让我极其不安。

  仿佛,会有最坏的事情发生。

  在黑暗里,我坐在她旁边看外面的月光被小池波光反射进来,在殿梁上面隐隐波动。

  而她呼吸平静,似乎已经睡着。

  我压低了声音,就如梦呓般在黑暗里对她说:“无论如何,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孩子。我求你看在孩子的分儿上,不要离开我……

  “只要你安下心来,我就把我整颗心掏给你,一辈子再也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情。再也不会。”

  一片寂静。

  更漏的声音,极远极远地穿过重重宫门传到我们耳边,低细得几若不闻。

  仿佛这世间只剩了我们,在黑暗中浮沉着。

  “艾悯,我们一家人——你,我,还有孩子,一定能过天下最幸福的日子。”

  黑暗中,我仿佛看到她紧闭的双眼内,泪水一样的幽光在她睫毛下闪了一闪。

  但也只是闪了一闪而已。

  我想对她说的言语,再也没有成声。

  而她的身子,也没有再动弹一下。

  直到宫人在外面提醒我们,她应该起来准备梳洗弄妆了。






Copyright © 2012 136小说网
第25章 大寒(1)是最新章节,小说《北落师门》版权为原作者侧侧轻寒所有,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北落师门,支持正版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