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小说网>>武侠 > 北落师门全文阅读 > 第15章 芒种(1)

配色:

字号:

第15章 芒种(1)

  MANG ZHONG

  闲花落地听无声

  蔡河边,四月垂柳如烟。

  刚走到这边桥头,就看见有人在她家院外,伸手轻轻敲着门。

  赵从湛。

  开门的人正是她,看见赵从湛,微微一怔,然后马上露出微笑,请他进去了。

  我在河对岸的柳树垂丝里愣了好久,眼前的幽绿阴蒙蒙地笼罩了我一身。

  他们居然还是在一起的。

  徘徊在安福巷,明知道她就在一墙之隔,可是,不能进去。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。

  不知站了多久,旁边有两个女子相携快步走过,低声在那里商量说:“今日花神庙里人一定很多,全京城女子可都要去那里送百花归去的。我们等下午再去吧,或许人能少一点。”

  原来今日芒种。

  春归时节。

  我去旁边铺子中拣了个用青柳枝编的小轿马,过桥来轻叩她家小门。

  那仆妇看见我,诧异地说:“你刚好来迟一步,姑娘出门去了。”

  我忙问:“去哪里?”

  “那我怎么知道?”她皱眉看着我。

  这仆妇一直不喜欢我,我也不在意。而她,我想一定是往花神庙去了,便往城南一路行去。

  芒种天气,满街都是迎送花神惜春归的贡花,或摆在窗口,或摆在门前。满城女子全都穿浅淡颜色的纱衣,粉红、浅紫、淡绿、湖蓝、鹅黄、月白。树上枝头挂着花枝柳条编织的物事,鸟雀干戈,件件都是轻巧精细,在枝头随风摆动。

  在万千娇嫩的颜色中,我远远看到她在人群中与赵从湛前后跟随。她穿了淡黄衫儿,夏天衣料轻薄,似乎要被微风送上天空去。裙角在风里起伏,好像初绽的一朵凌霄花。

  我远远尾随着她,看她在前面慢慢地走着。

  沿着御街一路行去,花树红紫,她在纷飞的落瓣中,如云般袅娜纤细。

  淡淡远远。

  走走停停,御街南去。过州桥,前面是王楼山洞梅花包子、李家香铺、曹婆婆肉饼、李四分茶。

  他们进的是曹婆婆肉饼店,店面不大,现在还未到中午,客人寥寥。离店还很远,就已经闻到饼在烘炉里面的香气。

  她大约很喜欢这里的饼,一到这里,脸上就露出了微笑。

  店主人却不是婆婆,而是个老公公,在人群中一看见他们,马上叫出来:“小乙,三个肉饼,紫尖蒙茶,再加小四碟。”

  斜对面的李四分茶铺,店里人正在弄漏影春,用镂纸贴盏,糁茶而去纸,为花身。再用荔肉为叶,松实、鸭脚等为蕊,用沸汤点搅。

  我在漏影春旁边漫不经心地站着,只偷眼注意他们。

  那老人给他们上了东西后问:“两位有段时间没到我这里来了,是到哪里去了?”

  她淡淡抿了口茶,低声说:“到江南去了,好久才回来。”

  赵从湛在旁边也不说话,只微笑着看她。

  我也端起那漏影春喝了一口,气味苦涩。漏影春本就是看的,不应该拿来喝。

  那个老人见没有什么客人,干脆就坐在他们旁边问:“去了江南了?现在少爷是在那里做事吗?”

  她点点头,轻声说:“嗯,现在我们住在江南,两三间小舍,我种种兰花,他也没有什么事情,清闲下来只是写点诗而已。”

  她随口说着谎,嘴角微微上扬,注视着赵从湛,竟似看见自己与赵从湛的未来一般。

  “这等神仙日子,姑娘可要担心富贵闲人,连官家都要妒忌啊。”那老人开玩笑道。

  赵从湛低头帮她用筷子把肉饼撕开,默然良久,说:“是啊,可要担心像场梦。”

  我把脸侧过去看外面的车水马龙,人群喧嚣。

  盯着看久了,眼前一片模糊。

  他们坐了小半个时辰,再也没有说话。

  我也一直看着外面。

  到她离开,我也没动一下。直到她走远,我也慢慢站起来,过去假装不经意,问那老人:“刚刚那位姑娘,和那姓赵的公子,以前常常来这里?”

  “是,公子认识他们?”他放下手里的铲子问。

  我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问:“他们关系不错吧?”

  “不用说了,年纪轻轻的,当然是分不开的情意,那少爷好相貌好气度,跟神仙似的,可就是被这艾姑娘吃得死死的,在她面前唯唯诺诺,别的不说,将来免不了怕老婆,”那老人笑道,“良缘从来就是天定,我们外人是不会懂的。”

  我想到她刚才梦中一样的恍惚笑容,心里突然发了狠,说:“这两个人在一起,真是神仙眷侣。”

  “有情人终成眷属,以后也是佳话一段啊。”那老人笑道。

  我不想再说,便随口说:“这饼可真香。”

  他骄傲地说:“我娘子做的那才叫好,全汴梁人都喜欢,很多大人派下人一大早候门。”

  “那我什么时候来吃婆婆的饼。”我说。

  “她已经去世了。”他说,可是也并不伤心的样子,只是遗憾地说,“我也四年多没闻到那饼香了。”

  原来在记得的同时放下这个人,对有些人来说是很容易的事情。

  对我,却是无法。

  这贪执念,我没有慧根,无法看透。

  花神庙里,全是女子,桃李浓华,莺燕啼啭。

  我去正殿把那青柳枝轿马供在花神像前面,今天的花神居然凤冠霞帔,我平时看惯的衣着,穿在这神像上有说不出的奇怪感觉。

  前前后后,正殿偏殿都找遍了,各色女子擦肩而过,单单没有她。不知道在哪里。

  看见我在那里到处寻人,那些女子也未免用团扇半遮了容颜,悄悄看着我议论。等我转头去看她,却又忙羞怯地转身,露出含笑的双眼。

  只是这么多的瞳眸,没有我熟悉的,那一双清扬眉宇。

  直等找到后院的竹林边,一缕幽咽的笛声,穿过喧哗钻入耳中。

  一曲《醉花阴》。缠绵悱恻。

  我知道是谁的笛。

  大唐的宁王紫玉笛,大宋的赵从湛。

  我循声而去,在游廊花窗之内,隔着稀疏的竹枝,看见她与赵从湛隔了一丈左右相对而坐。

  她坐在青石上,默默用自己的眼睛去看他。

  他们的身边一片融冶,一切都平缓地流淌向身后。

  我盯着她的眼神,湿润润的,那眼睛里有纠缠纷乱的莺声暗啭,春雨繁花。

  她却从未用这样的眼睛看过我。

  我拥有的,只是那抚慰样的,像那年她塞给我的糖一样,漂亮,甜蜜,却从来未曾有过这样的剪不断,理还乱。

  我在她的眼里,其实就是她可以漫不经心对付的小弟弟。

  原来始终只有我一个人在自言自语,却以为我已经实实在在地得到。

  可我得到的是什么?

  他们的乾坤,烟云流转,而我站在一个花窗后,就如站在九重天外。

  我什么都得不到。

  就如我十三岁时从被窝里狂奔出来,在那露骨的寒风里等待她。眼看着天色亮起,才发现所有都已经绝望。

  无能为力。

  我把头靠在墙上,仔细想了一想。

  我最艰难的时候,一直都是她陪在我的身边,一直都是。

  我在这天下再没有人可以相处,只有她,一定要在我身边。

  她如果离开了,我要怎么活下去?

  她要离开我,我可怎么办?

  我在暗地思绪乱滚,煎熬好久,才突然想到一事,低头默然冷笑了出来。

  赵从湛,你被迫娶了太后从兄龚美的女儿,可真是不幸。

  回到广圣宫里,母后在冲和殿等我。

  她委婉地说:“皇上近日出宫实在频繁,以后宜少减。”

  “有母后在,孩儿清闲无忧,所以不如出宫消磨了。”我笑道。

  其实我有两个月没有出去了。母后居然说了这样拙劣的客套话。

  母后点头,默然说:“养兰花是雅事,也好。”

  我倒是一点也不意外。母后知道我的事是理所当然的。她大概以为我还是被蛇精迷惑着,却也没有再说什么。母后也在忙自己的事吧。

  暮霭奉茶上来。我与母后相对品茶。

  “皇上对昨日的事怎么看?”母后心绪不宁,我早看出来。不过不想询问,果然关心则乱,她自己就忙着问了。

  “什么事?”我假装不知道。

  母后微皱了下眉,然后看我似乎什么都没想到,把气息压平了,缓缓说:“皇上要知道,母后当年父母双亡,孤苦无依,全仗了我兄长收留。母后一辈子,也算是他给的造化。”

  我这才点了头,恍然大悟似的问:“原来母后说的是昨日御史曹修古、杨偕、郭劝和段少连四人联名上书请彻查刘从善之罪的事?”

  “从善是你舅舅的亲生儿子,他若出事也连着母后的血肉,皇上可稍微为他讲一句话。”母后心情激动,居然都忘了宫礼。

  我也点头:“一幅图,又不是什么大事,御史小题大做。”

  母后似乎放了心,问:“皇上的意思?”

  “今年三月戊子,不是刚刚颁了《天圣编敕》吗?要御史们讲什么话?按律法来就好了。”

  母后蓦地站起来,广袖扫到茶几上,茶杯倾覆,一两点茶水溅在了我的面上。

  我慢慢地伸手擦去下巴上溅到的一点冰凉。

  “皇上是不是忘了,当年从善和你斗蟋蟀时,两个人趴在草地上,从善怕皇上龙袍脏了,特地把自己的袍子解下来垫在皇上膝盖下?”

  我微微诧异:“这么说,母后认为,凡宫里和皇儿斗过蟋蟀的内侍,将来都可赦万死之罪?”

  母后瞪着我,却什么也说不出来,我觉得自己的态度太过激了,忙放低声音:“皇儿也是迫不得已,明日在朝堂上,朕什么都不会讲。母后自己酌定吧。”

  母后恼怒极了,把袍袖一拂,闷闷地吐了好长一口气,然后转头看我,那眉目里却蒙上不尽的悲哀。

  她轻轻走到我身边,抬手扶住我的肩,低声叫我:“受益,你舅舅是母后唯一的亲人了。贫贱人家都能和美团圆,为何我们皇家倒要这样?”

  母后的声音,温柔一如我小时候曾听过的。

  那时她与杨淑妃一起抚育我,她们总是在我睡着后,絮絮地低声谈论我将来会长成什么样、会有多高、会有多聪明。

  我年少时,睡不着的时候,很喜欢偷听母后说这样的话。

  想到以前母后对我的好,我不由得就软了下来,说:“既然母后这样说,我就不追究了,毕竟也是自家人。只是母后要妥善安抚臣下才好,切莫让他们说母后找个无关紧要的人敷衍了事。”

  她轻轻出了一口气,露出淡淡的微笑:“我自然知道要如何追究责任的。皇上放心。”

  我送母后出去,看她在大安辇上,隔帘隐约却掩饰不住的得意神情,心想:母后还以为,是她在左右我呢。

  回身进广圣宫里,我居然像个小孩子一样一口气跨上三级台阶。

  芒种,春归去。

  京城处处在饯别花神,连宫里都满是绣线彩带,牵扯在花树上。风偶一来去,花瓣绣带随风飘摇漫卷,生生显出一个锦绣世界来。

  宫女们换上春末夏初的绛纱衣,浅淡的红紫黄,轻薄柔软。她们群聚在花下用细柳枝编车马,送青娥归去。

  似乎天下除了桃李招展的香甜气息,其他再没别的。

  我坐在后苑看张清远打秋千,那层层叠叠的纱衣飘成云霞,一派绮丽。

  小榭临水,波光潋滟,她的衣袂飞动,恍若神仙一样。

  可惜我已经喜欢上了一只狐狸,我再没办法喜欢上神仙。

  旁边的宫女闲极无聊在说闲事。

  “就是那个宗室赵从湛大人啊!”张清远身边一个宫女抢着说,“京城里的人常常议论他。宫里前些天放我出去看父母的时候我听说的,成了笑料呢。”

  我诧异地问:“什么笑料?说说看?”

  她见我感兴趣,越发眉飞色舞:“太后的侄女在家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,所以,据说她与赵大人成亲当晚就把赵大人锁在了门外。三朝回家后,她更是一直住在娘家。据赵家下人说,两人可算连面都没见过。为此赵大人已经成京城的笑话了,还是不敢去接妻子回家。所谓的夫纲不振啊。”

  周围的女子都大笑出来。

  我却不知好笑在哪里,只能怔怔皱起眉。

  全京城的笑话,这么说,大概她也是知道的。

  第二天天气很热,没有朝事,看完了各部的折子,在几个重要的折子上写了请母后斟酌,让伯方派人送到母后的崇徽殿去复批。

  宫人送上冰镇汤饮,我叫她们不用再弄,去直接取冰来。

  带了冰去安福巷给她,她正在槐荫里打着白团扇乘凉,看见冰很开心,说:“刚好我也很热,替你做刨冰吧!”

  她拿了煮好的赤红豆来,指点我把冰打成碎块,然后搅拌在一起,浇上蜂蜜。

  我们一人一碗,坐在树荫下的石桌边慢慢吃。

  冰冰凉凉的,我并不喜欢冷的东西,何况现在才四月。

  “你没吃过这样的东西吧?”她很期待地看我。

  我向她微笑:“大内也有人做这样的东西,把冰打得极碎,撒上糖,加上果子汁水,然后把碗浮在加入硝石的水中,里面的东西和水就能冻成细软的碎冰。母后喜欢用辽人的乳酪和果子搅碎,味道很好……”

  她“啊”了出来,说:“你们居然已经有冰激凌吃了?”

  “什么冰激凌?”我问。

  她把眼睛一转,自知失言,便笑了下,然后说:“没什么……好吃吗?”

  我说:“还是你做的最好吃。”

  因为是她亲手替我做的,所以我想这就是天下最好的东西了。

  她嫣然一笑,和我一起坐在树荫下,我看她额上都是细汗,拿旁边的团扇轻轻替她扇凉风。

  在这里安安静静的,什么喧嚣都没有。

  那些细碎的光影在槐树的叶间细细地筛下来,就像一条条用光芒编织成的细线,随着风的流动而在她的脸上慢慢地辗转。

  年岁似乎就这样过去了。

  那些槐花轻飘极了,无风自坠的时候,像在空中慢慢画着曲线盘旋下来。在这样的下午,无声无息。

  替她打着扇,我专注地看着她的侧面。担心她脸热了会不舒服,又担心她脖子热了会不舒服,只好上下移动着扇子。

  假若我和她永远就在这里,无论什么时候,她都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,该有多好。这人生我就再没有什么奢望了。

  一想到自己又要回去,殚精竭虑去准备那些也许结果不测的事情,我内心就有一点暗暗的恐惧。

  朝廷里的事情于我而言,太过纷繁复杂,钩心斗角,真想谁喜欢让谁去做好了。

  我只要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,让我听着她的细微呼吸,就此老去。

  她在自己的额头上拭汗,眯起眼睛靠近我的扇子,却没防那嫣红的唇就在我一低头就可及的地方。

  她浑然不觉,却把自己的头搁在我的肩膀上。

  暮春,初夏。

  她就在我的旁边。

  我屏住呼吸,慢慢低头要去吻她。






Copyright © 2012 136小说网
第15章 芒种(1)是最新章节,小说《北落师门》版权为原作者侧侧轻寒所有,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北落师门,支持正版小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