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6小说网>>武侠 > EXO灿白之越人歌全文阅读 > 第1卷 肆。

配色:

字号:

第1卷 肆。

  肆。

  边伯贤听到消息跑来的时候,灿烈已经被大管家带人拖着跪在前院地上了。

  大管家抬手扬起鞭子,一鞭下去的时候,灿烈身上的薄衫一下子便被抽破,他人也因为突如其来的疼痛没受住,下意识地向前倒去,闷哼之下忙用手撑住了地。

  那鞭子抽过皮肉的声音听得边伯贤心惊胆战。他正要上前制止,却又听到大管家一边挥动着鞭子一边骂得凶狠:

  「跟个丫头偷偷做这等丢人的事!下贱!你个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放肆!」

  边伯贤想要上前的脚步忽的停下了。

  他看了看哭着跪在一旁求情的芍儿。

  大管家骂完又是几鞭子下来。灿烈疼得倒吸了口气,忍不住地低声呻吟起来。他虽不是细皮嫩肉的公子,但是这么些年来也从没受过这样的惩罚。方才被人撞见那样的一幕,灿烈拼命解释是误会也没人相信,眼看芍儿一个姑娘家也要跟着被拖出来打,他才慌忙把责任揽下来,说全都是自己的错不关芍儿的事。

  一个人受罚总好过两个人一齐遭罪吧。灿烈想着,背上又挨了一下。他有点撑不住地稍稍别过了头。

  芍儿已经哭得不成样子,向大管家求情的空儿,抬头便看见了站在不远处走廊中的边伯贤。

  「大少爷,大少爷我求您快救救灿烈吧!这样下去他受不住的呀!」她哭叫着。

  灿烈心头一滞,下意识地转过头去。

  然后便看到那人就那么面无表情地,静静地看着他。

  身上的伤痛忽然没了感觉。灿烈愣愣地望了他一会儿,便也转开了视线。心里慌张又气苦,不知自己在那人眼中已成了什么下三滥的样子。

  芍儿依旧在苦苦求情,而边伯贤只是看了她一眼,仿佛没有听到一样依旧站在原地。

  却没人看到他衣袖下紧握的拳。

  芍儿见大少爷仍是无动于衷,慌神而无措地望向灿烈。

  此时受罚的人已是疼得一身的冷汗。有几鞭抽到了脸,狰狞的血痕让人看了触目惊心。

  灿烈疲惫地抬眼,对着芍儿摇了摇头,示意她不必再说。

  看到这儿的边伯贤,一声不响地转身离开。

  +++

  跪了一下午的灿烈是被人拖着扔回房间的。

  他本来跟其他三个家仆住在一间屋子里,但另外三人这两天陪着老爷夫人上山,便只剩了灿烈自己。

  那些人把他推进屋子里便关门离开了。黑暗之中,灿烈在地上坐了会儿,便挣扎着慢慢站起了身。

  背上的伤口钻心地疼。上衣早被抽打得破碎不堪,他小心翼翼地脱去,过程中粗糙的布料摩擦着伤口,不禁让他倒吸了口凉气。身上脏兮兮的,但也没什么精力去清洗了。何况这样的伤口沾了水恐怕会更严重。他慢慢踱到他那硬邦邦的床边,躺下的时候也尽量避免碰到伤口。即便如此,他还是疼得在黑暗中咬紧了牙关。

  大管家虽不亲切宽容,却也很少发这么大的脾气。想必这些时日他和芍儿的事儿有不少人在背后嚼舌根了吧。这次又被大管家亲眼撞见,更是怎么解释都不会有人信了。

  他在黑暗中静静地躺着,想起了芍儿在跪着的自己身边哭成泪人的样子。

  ——以及大少爷那事不关己的冷然视线。

  不想了不想了。灿烈逼自己闭上眼赶快入睡。明早还要干活的。

  然而戊时的更敲了不久,灿烈便听到了门响。

  「谁?」他撑着坐起身,看到门被缓缓推开,一人掌着灯向屋子里张望。那人把灯提近了脸庞,灿烈这才看清了他的模样。

  「大少爷……」灿烈有点不可思议。

  待边伯贤看清了屋子里没有其他人,这才进来,借着灯笼里的火点燃了小桌上的油灯,火光跃跃而灼热。

  他转过身来看着灿烈,脸上的表情说不清是忧是恼。望着依旧有点发愣的人,他张口便问:「水盆在哪儿?」

  灿烈依旧怔然:「……在屋角那儿——大少爷你要做什么?」

  他话音未落,便见边伯贤拿了那木盆要出门去。

  「大少爷!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……伯贤,你——」

  「你别动。」

  他的少爷只甩给他这么一句话,便走了出去。

  灿烈被他弄得云里雾里的,心里也放心不下,艰难地下床走到门口去望,过了半晌却看见边伯贤端着那盆远远走来。大概是装了满满的水,瘦弱的人端得有些吃力,袖子挽了上去露出纤细的手臂,身上也被那水溅湿了些。

  灿烈一愣,急忙上去想要接过那木盆。

  「你快回床上去。」

  「少爷,你这是做什么?」

  边伯贤低着头没出声。

  灿烈跟他回了屋,又见他拿了块软布蘸了水,转头对自己吩咐:「去床上坐着。」

  灿烈终是明白了过来,不自在地接话道:「还是我自己——」

  「快去坐好。」

  边伯贤只是催促他。

  灿烈无言地站了片刻,慢慢回床上坐下。边伯贤拧了拧水,也跟着过来坐在他的背后。看清了灿烈背上的伤,边伯贤顿了一下,接着便无声地帮他擦背,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可怖的伤口,但难免也会不慎碰到。灿烈下意识地颤了一下,伯贤手上的动作也会跟着停一停。

  但两人自始至终都未说些什么。

  灿烈虽有些动容,但只要一想到白天看着自己被责罚时身后这人淡然的表情,便觉得心寒。他并不指望少爷能替他说几句话,但那样事不关己的样子一想起来,就会觉得比身上的伤还要令人难熬。

  「其实大少爷不必费心的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做了那么下作的事,还怎敢让少爷来照料我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怕脏了您的手呢。」

  句句疏离,还带着负气的成分。灿烈忍着痛胡言乱语,身后的人却是一句也不应。

  渐渐地却有奇怪的声响从背后传来。

  灿烈回过头,借着微弱的灯光,竟看到了自家少爷满面泪痕的模样。边伯贤拿着布的手都有些抖了,脸上梨花带雨的,却仍是咬唇强忍着不发出声音。

  边伯贤本就担忧了一下午,晚上看到这人遍体鳞伤的模样便心疼得紧,现在又听他说着那般赌气的话,想他一定是在责怪自己,心里不禁难受得落下泪来。

  灿烈却一下子慌了神。

  他是做什么要跟他赌气呀……这可是他宠着爱着的少爷啊!

  灿烈慌张得不知所措,想给对方擦眼泪,自己的手却脏得很,这一擦下去可是要弄脏了那白净的小脸的。他无措了半天,最终小心地拉着边伯贤自己的袖子给他擦眼泪。

  边伯贤被这傻里傻气的动作弄得又好笑又心疼,忍不住伸手锤了他一下,不小心打到了他的伤口,看到那人呲牙咧嘴的样子又有些急。

  「该多疼啊……」边伯贤抹了抹眼泪,嘟囔道。

  「嘿嘿,还行,不怎么疼的。」

  「胡说。」

  「真的!」

  看你为我掉眼泪,我哪里还会觉得疼。

  「……灿烈。」

  「嗯?」

  「你别恨我。」

  「……怎么会呢。」

  「别恨我……我当时是真生气了……我……」

  「我知道的,知道的。」灿烈安慰着他,说着说着又想起什么,立刻着急道:「但我是真的没有跟那姑娘做什么!是误会!」

  边伯贤望着他,点了点头:「我相信你。」

  他的少爷在外人面前知书达理,但是灿烈知道,这么多年来,边伯贤还依旧是个任人宠着长不大的孩子,偶也会犯些少爷脾气。灿烈看着对方泪眼朦胧说着相信的样子,虽松了一口气却又觉得心里酸酸的,感觉自己让少爷受了不少委屈。前段时间自己刻意疏远他冷落他,但此刻眼前这人还是握着他的手,给他仔细地清理伤口。相比起来,灿烈觉得自己实在是混账。

  边伯贤也为自己忽然的落泪不好意思起来。他擦了擦眼睛,对灿烈说道:

  「我带了药过来。等下给你上药。」

  「嗯。」

  「会有点疼的啊稍微忍耐一下。」

  「知道了。」

  「转过去吧,我继续给你擦背。」

  他看着眼前的人缓缓转过身,正欲拿起软布继续,却看到那人忽又转回来,紧紧地盯着自己。

  「做、做什么……」边伯贤被他盯得不自在了,视线游移开来。

  灿烈也不说话,望着他那依旧像是糯米糖糕的脸,慢慢地凑了上去。

  边伯贤自是没想到还会有这么一出。他无措地瞪着眼睛看那人靠近,等唇上一片温热之时,他又慌忙闭上了双眼。

  唇间耳畔,怎敌过情意缱绻。

  金炉香尽,月移花影。*

  只叹是春色撩人罢。






Copyright © 2012 136小说网
第1卷 肆。是最新章节,小说《EXO灿白之越人歌》版权为原作者朴宥勋所有,请到各大书店或网店购买EXO灿白之越人歌,支持正版小说。